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哺乳期的清姐
哺乳期的清姐
就在我工作的货运公司高雄湾仔內站员工宿舍的对面有一幢公寓,其中正对著我房间阳台的那一户住著一对夫妻,这对夫妻待人亲切和善,夫妻俩见了附近的熟人都会笑著点头;他们似乎很少吵架斗嘴,算得上是一对恩爱的夫妇。但是这些外表和谐的情景都只是外人看到的假象,但是我就住在他们夫妇的对面,所以真实的情形只有我最最最为瞭解。

  那对夫妇,男的我称他生哥,是日后听清姐告诉我的;女的我称她清姐。清姐生得姿容秀丽是个典型的美人,一头棕色的自然捲髮,轻笑时那两个酒涡娇艳嫵媚令人神迷;菱型的樱桃小嘴,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,悦耳动听。我常幻想清姐叫床的声音应该也是娇柔悦耳,使我无法控制把持自己。

  清姐身材凹凸有致,曲线美得像维纳斯般撩人;胸部波涛汹涌至少34E以上,我的手掌应该可以只手扣住排球,但是仍无法掌握住清姐的那对椒乳;25吋的纤腰、平坦的小腹搭配浑圆微翘的臀部及一双性感修长的美腿,走起路来婀娜多姿,总是吸引男人的目光焦点。

  我也常幻想在柔和的灯光下,清姐緋红娇嫩的脸蛋、性感微翘的香唇、雪白细腻的肌肤、凹凸有致的赤裸胴体、粉嫩饱满坚挺的乳房、红晕鲜嫩的乳尖、白嫩又浑圆光滑的臀部及笔直修长的美腿,被我一一攻佔掳获;而那充满无比魅力及诱惑的耻丘和已被淫水沾湿的阴阜,更是我每日朝思暮想的秘境。

  生哥是个船员经常在外地奔波,一出家门总是三四个月才回来。前一阵子清姐怀孕生產,生哥有专程回来台湾照护,但是清姐这头一胎生了个女娃,生哥不太满意,因为他希望头一胎是个男孩,可惜却事与愿违,为了这事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,邻居们都劝他男孩和女孩一样好嘛!如果真的喜欢男孩,再生一个不就是了,况且生男生女控制因子是在男方,生哥也只好接受事实,不再责难清姐。

  清姐刚做完月子,生哥就又上船工作去了,这一去当然又是好几个月。而为了头一胎生个女娃的事,清姐还背地里掉了几次眼泪,因为我有时候看到她,眼眶都是红红的哪!

  有一天早上我下了工,坐在阳台休息,瞥见清姐安详地靠在客厅沙发边,怀里抱著婴儿慈爱地哺著乳。我由侧面看过去,只见那饱满的椒乳右边的乳头含在她女儿的小嘴里,而左边的乳房涨得大大的,正由她自己的手不安地抚摸著,娇艳的双颊飞上两朵羞红的云彩。

  我曾听云姐说过妇女怀孕后哺乳,婴儿吸吮乳头的时候,会引起子宫收缩,因而性慾需求会昇高。况且妇女从怀孕七个月起,怕压坏胎儿而不能行房,又因產后月经再次出现,黄体素激增的缘故容易性慾衝动。

  我想到这里,一时色心大起,知道清姐的丈夫外出跑船,至少三四个月才会回到台湾。况且清姐怀孕生產,又才刚刚坐完月子,清姐的小穴应该已有四、五个月没有吃饱过了,想必空虚得很,何不试探看看她的反应如何?如果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还能肏到这位娇柔媚丽的新科妈妈呢!

  想到在台北有个时髦漂亮、身材圆润匀称的云姐,若能在高雄也有这么一个美艳性感尤物的清姐相陪,那我的年少青春真是增色许多。

  想到就做,於是假装有事去探望她,直接就闯了进去。一进门,清姐看到是我,害羞地拉了拉衣襟,好遮掩那对浑圆的乳峰,可是这时乳房被奶汁胀得特別丰满,不容易塞进去,经过这一挤压,奶水顺著奶头向下滴著,浸湿了胸前的薄薄轻衫。

  她的小女儿大概尚未吸饱,再度「嚶!嚶!」地哭了起来,清姐在没有办法之下,只好又掀开领口的衣襟,用手轻轻地揉了揉乳头,托著一只乳房,把个鲜红的乳头塞在小女婴的口里,环抱著小女婴的身体,俏脸上焕发著母性慈爱的光辉。

  我坐在一旁,双眼直盯著她餵奶的那只乳房看,產后的清姐经过一个多月的补养休息,看来特別的丰润娇媚,皮肤光泽细腻,吹弹可破,此时的她粉面生春秋波含情,一对酒涡若隱若现,更是风情万千。清姐可能因乳头被婴儿吸得酥麻难耐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伸手进她胸衣里,托出另一个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,媚眼羞答答地偷偷瞟著我。

  我想把握时机,毫不迟疑地挨进了她身边,轻轻握住清姐那白皙细嫩的玉手,鼓起勇气地道「清姐姐……妳真美啊!」她娇柔深情地望著我,给了我一个含羞的微笑。

  我一边说著,一边將她的玉手送到我的嘴边轻吻著,从手心开始,然后是手背、手肘、一路用舌尖舔著,清姐酥痒颤抖著低呼道「啊……痒……痒死了……」。

  我吻到她耳际,腻腻地在她耳边轻语道「清姐姐,妳知不知道,妳有一种灵性之美……」,轻声细语像在对她催眠一般,清姐这段日子以来,由於生了个女儿不得丈夫的欢心,无形中冷落了她,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享受到性爱的滋润,一颗芳心正是寂寞的时候,我就这样趁虚而入了。

  我接著说「妳的美是脱俗飘逸的……啊!真使人迷恋。」清姐道「嗯!我才不相信哪!你只是在哄我开心的。」娇柔的语声,轻轻地掠过我的耳际,让我更是心痒难耐。

  我连忙辩解地道「不,清姐姐,我绝对是真心的,妳美得让我心动。」说著我就伸出手去揽著她的纤腰,又用嘴去轻吻著她的耳际,清姐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我的柔情攻势迷失了自我。

  同时,我的手也开始揉摸著她另一只没被婴孩吸吮的乳房,她在意乱情迷之中一点儿也不挣扎,也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。在此,我不得不感谢云姐在性爱方面给我的启蒙教育,让我对「性」从无知的傻小子变成调情高手。

  这时乳汁又因为我的抚弄而流了出来,浸湿了我的手背,我埋头捲伏在她胸前,清姐像个小母亲般地把她红嫩的乳头塞进我的口中,素手也环过我的肩头,抚著我的头髮,让我用手捧著她饱满的乳峰,和她小女儿一起吸吮著她的两只乳房。我贪婪地吸著,一股琼浆注入嘴里,暖暖的、腥腥的、甜甜的,我咕嚕嚕地吸了一大口,还用手压榨著她的乳房,好让它流出更多的乳汁。

  清姐娇羞地哼道「好了……不要吸了……你吸完了……我的女儿等下……肚子饿就……没得吸了……」。

  我见她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,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,大概是我已经挑逗出她的性慾了,捧著乳房的手放开,顺势沿著乳房的底部往下探索,呀!好滑,奶水滴在她肚腹上,白嫩的肌肤更是油滑无比。清姐呼吸急促,胸膛不停上下起伏著,她小女儿一声不响地吸著奶水,无视於我对她妈妈的抚弄轻薄。

  我再撩起清姐的裙摆,伸手往她大腿根部一摸,哇塞!一件小小的丝质內裤整个都湿透了。清姐羞红著脸道「你……你好坏呀……」。

  我心中暗自得意著,手指头顺著她滑润的淫水,缓缓地滑进了那两片阴唇之中轻轻地拨弄著。產后的阴户收缩得狭小,而又许久不经人事,就像刚开苞不久的处女一般,紧窄无比。

  清姐整个人都软了,被她自己高涨的慾火、我的甜言蜜语和调情的手段给融化了。这时她小女儿吸饱了奶水甜甜地睡著了,这个小生命尚不知道我將和她妈妈展开一场床上大战呢!

  我把手往清姐的小蛮腰上一托,左手绕过她屁股下方往上一抱,將她们母女俩个一併抱了起来,向臥房走去,进了室內把她们俩放在床边,再轻轻地抱著小女婴放在婴儿床上让她安睡,转身再轻轻搂著清姐亲吻著。

  床边一面落地的大镜子,此时正反应出一幅柔情蜜意、热恋淫靡的刺激景象。

  我小心地把清姐柔软的身体扶正在床上,为她宽衣解带,这时的她已被情慾衝昏了头,乖乖地任我脱光她的衣物。

  脱去了衣物的她胴体好美,微红的嫩肤是那种白里透红的顏色;一对刚生婴儿哺乳中的乳房特別地丰腴,乳尖上两颗鲜红的乳头尚自流著一滴晶莹的乳汁;下腹部一片因生產剃掉才刚长出来而被奶水及淫水沾湿的阴毛;若隱若现的粉红色肉缝沾满著乳白色的淫水,两片粉红色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著,就像清姐俏脸上性感的樱唇一般,同样令人销魂蚀骨。

  清姐紧闭双眼躺在粉红色的床单上,衬托著她的娇顏,红唇微启,胸前的乳房起伏著,全身发烫。我注视著她这媚人的姿態,轻轻拉起那嫩红的乳尖,再按了下去,清姐轻轻地扭著身躯,不停地轻哼著越来越大声,终於忍不住骚媚地哼叫「嗯……哦……你……不要……姐姐……好难受……姐姐要你……要你……快……快来……」只见她把屁股高高地抬起,不住地挺动而饥渴地叫道「来……来嘛……姐姐……受不了啦……你……快……」我飞快地除去了全身上下的衣服,再度压上她的胴体,握住小弟弟对上她的私处,藉著润滑的淫水向她阴阜中插入。清姐像是有些受不住地叫著「哎呀……太快了……痛……啊……」我温柔地对她说道「我会慢慢来的,再忍一下,习惯了就舒服了。」於是我挺起腰桿挥动著小弟弟,慢慢地抽出来,再慢慢地插进去。

  清姐软绵绵地躺在我身下轻轻哼著,她满意地哼声道「嗯……好爽……」我屁股一抬,抽出三分之二的小弟弟,再一个猛沉又插了进去。清姐继续浪叫「好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用力……舒服……哦……」我耳边听著清姐一声声扣人心弦的叫床声,用力狠狠地开始紧抽、快插,「噗嗤!噗嗤!」的淫靡声也一声比一声大、一声比一声急地在臥室中迴响著。

  清姐为了配合我的抽插,高挺著她的屁股,扭著腰肢极力地迎合並浪叫「好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好……进去一点……舒服……哦……」清姐的阴道肉壁突然收缩,在她快要到达高潮的那一剎那,两片饱胀红嫩的阴唇猛夹著我发涨的小弟弟,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地泉涌而出。

  一场大战因清姐的泄精,休息了一会儿。我静静伏在她的娇躯上,紧守著精关,寧神静气,抱元守一,见她的喘息较平稳了一些,才又开始我的攻势。

  扭腰抬臀地抽出小弟弟到她的穴口,屁股一沉又插进她的阴户中,狠狠地肏,重重地插,又引起了清姐再一次的淫慾. 她渐渐地又开始了迷人的浪喘娇吟「啊……快一点……哎唷……舒服……哼……」我边插著边道「清姐姐……妳……怎么这么……骚浪啊……」她的屁股一上一下地挺动著、蛮腰一左一右地迴旋著;小弟弟在一出一进之间,把她两片红嫩嫩的阴唇带得翻出捲入,挤了进去又带了出来时隱时现,我用手托住了清姐的乳房,用嘴巴吸著。她摇首淫靡地道「討……討厌……姐姐……让你……弄得……好……好难过……嗯哼……呀……哼……」通常女人丟精的时间一般要比男人慢些,但只要让她进入了高潮期,她就会接二连三地一直丟精。清姐的淫精丟了又丟,接连打了几个寒颤。

  我不顾一切地猛烈抽插著,突地一猛送伏在她的玉体上,一股热热的精液,正中衝进了她的子宫口。烫得她又是一阵浪叫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我俩泄精后都静静地紧拥著休息。直到婴儿的哭声惊醒了清姐,她才忙把她的小女儿抱在胸前,让她含著乳头才安静了下来。我也凑上去吸吮著另一个乳头,清姐爱怜地挺著胸脯餵养著我们这两个宝宝,回忆著刚才激战时的美妙滋味。

  其后的几天里,我有空都会去陪清姐,我们这样卿卿我我地追求著肉体上的无限舒爽以一泄为快,渡过了她丈夫出海討船的时间,直到他回来了才无法明目张胆地通姦。

  考上大学之后,清姐还是常常约我幽会,共赴巫山云雨之乐,享受偷情的快感。这些后续发生的故事,我在往后的章节里会做描述。

  【完】